华媒:精子库告急开放二胎后紧张超往常 志愿者宣传遭驱逐

2016-03-22 09:10:00 中国青年网 分享
参与

  像往年开春时一样,宋春英都想将“精源短缺,招募志愿者”的消息尽可能广地传播出去。而在二胎政策刚刚放开后的今年,对于他所在的“山西省人类精子库”,这样的愿望更迫切一些。

捐精室。中国青年网实习记者 高明摄

  “二胎”政策开放 引“需精”咨询高潮

  “二胎”政策的全面放开,让渴望多一个孩子的家庭重新拥有期待。有专家指出,二胎开放将迎来一波生育高潮。

  然而,其中一些人因为走过婚育年龄或健康原因,高质量的精子不能保证。对于山西省精子库而言,就要相对多地承担起提供“精源”的职责。

一份精子样本。中国青年网实习记者 高明摄

  “政策一公布,我们这边的咨询电话比以往多了不少。”山西省人类精子库主任宋春英介绍,奇怪的是,咨询者许多都是想再要孩子的中青年人的父母。

  “精子库自2006年成立起,就没有充足的时候”,山西省人类精子库主任宋春英坦言。这或许意味着,本就精源连年短缺的山西省人类精子库,将雪上加霜。

通过显示屏观察精子的质量。中国青年网实习记者 高明摄

  连年精源告急 大学生捐精者下降近五成

  “以往,需求者都需要等待最少三个月”,宋春英介绍,许多医院提出需求,“我们都不敢接,怕断档。”

  中国人口协会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全国不孕不育患者目前已超过5000万,占育龄人口的12.5%,每8对育龄夫妇就有1对不孕。

  此前据相关机构发布数据显示,正常男性人群中,无精症的患病率达到1%至1.5%。这意味着,仅在山西的婚育适龄男性中,这样的患者超过十万人。

  而山西精子库,是当地唯一能提供精源的地方。宋春英介绍,该库目前存量有20000多份。

  显然,就实际用量而言,精源还存在着严重缺口。然而,捐精志愿者难募,尤其是大学生志愿者人数急剧下降。“原来精源百分之八九十来自大学生,现在只有百分之三四十。”

  宋春英也解释到,大学生占捐精比例高,可能是因为其受到现代文明影响较高,思想开明一些。目前精源一半以上,来自社会各界人士。

  此外,精子质量下降也是精源紧缺的原因之一。“在捐献志愿者中,达到正式捐献条件的不到四分之一。”

精子库内的传递窗。中国青年网实习记者 高明摄

  志愿者难募 进高校宣传遭驱逐

  为了募集志愿者,该精子库已经想尽办法,如通过媒体发布、提高捐赠补助等,但是效果并不尽如人意。

  2014年4月中旬以来,该精子库先后在太原市柳巷、火车站广场等闹市区,打出“精源告急”的海报,鼓励20到45岁健康男子捐献精液,但应者寥寥。

  2015年,山西省人类精子库开设微信公众号,发布“求精”公告,鼓励20到45岁的健康男性捐献精液,踊跃参加这项公益活动。一开始,宋春英将此公告发至朋友圈,遭到众多网友调侃。据介绍,截至目前,此微信号吸引近千人关注,然而响应者依然寥寥无几。

  “不是一两次,而是几乎每一次。发单征集志愿者时,都被大部分学校以‘影响不好’为由,派保安驱逐”。 此前宋春英曾多次带领库里的工作人员走进山西各大高校,进行公开宣传。如今谈及如此经历,宋春英坦然:“学校保护学生的心态,是好事,能理解。”

  宋春英介绍,现在我们只能在单位周围,贴一些人们容易接受的公益广告,或制作一些宣传页。“有时人压根理都不理,有的人拿过宣传页,看一眼,直接扔地上了。”

  据介绍,自成立以来,捐献者每年只有三百到五百人。2014年受媒体关注之后,捐献者至1200多人。2015年有所回落,捐精者800多人,合格者仅106人。

  显然,这是远远不够的。

显微镜下对精子的质量进行检测。中国青年网实习记者 高明 摄

  民众观念有待改进:捐精与献血、捐骨髓无异

  不止山西,目前全国各地的人类精子库皆如此。

  记者网上搜索发现,河北、山东、江西等地都有“告急”新闻被曝出。上海、湖北等地的精子库也先后发出公告,征集志愿者。

  另外,长久以来中国文化对性的禁锢,让民众‘谈性色变’,成为人们捐精的心理障碍。记者在采访时遇到一名大学生捐献者,目光之间有所闪烁,神色慌张。

  其实,很多大学生对“捐精”和“精子库”有所偏见。山西省人类精子库工作人员邓佳佳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有的人甚至认为精子库是淫秽场所,或者是不是私下里买卖精子的地方。“这个话题,可能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再加上传统思想的限制,就是说接受起来相对有一些困难。”

  “其实,精子库有严格的保密措施,所有志愿者除了存档的档案有名字外,再出现时都用编号替代。而且,受捐精子只定向提供给渴望生育的无精家庭,或者有某种重大家族遗传病史的家庭。”

  同时,捐精也是为志愿者的家庭上了一份“生命保险”。“以防将来发生不测,比如那些高龄无精的失独父亲。”

  此外,受益一方也有所顾忌,担心“一精多用”招致后果。

  宋春英介绍,为避免近亲结婚的发生,卫生部制定了严格的法律法规,要求一个捐精者只能向一个精子库供精,而且一名供精者的精子最多供给5名妇女受孕,一旦够数,这份精子就将被销毁。

  对此,宋春英解释到,捐精和献血、献骨髓一样,都是一种高尚的人道主义行为。而且,捐精的门槛很高,对捐献者的要求更为严格。最基本的要求是年龄在20岁至45周岁、身高不低于1.70米、中专以上学历,而且身体健康、无传染病、遗传病和遗传病家族史。

精子库库房。中国青年网实习记者 高明摄

  “对捐者与受捐者,我们都是有所承诺的。”宋春英说。(吕玮)

责编:李圣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