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留学生:在中国过春节跟在埃及过春节庙会不同

2017-02-17 08:56:00 人民网 分享
参与

   “春节”是中华民族最重要最隆重的节日。只要你对中国文化有一点点的了解,或者你学过一点点的汉语,就一定会知道春节在中国文化的重要意义。

   对我来说,自从开始学汉语,每位中国老师总会给我们讲春节对中国人意味着什么,中国人怎么准备过春节,怎么过,吃什么等等关于春节的精彩的话题,使每个同学心里好期待亲身到中国过春节。

   随着中国和埃及友好关系日益加深,在埃及的华人越来越多,与此同时,学汉语和想了解中国文化的埃及人也越来越多,所以,每年春节,埃及就会举办很隆重的“欢乐春节大庙会”。一来,是为使独在异乡的华人也好好过年,二来,让更多的埃及人虽然身在埃及,也更深地了解中国文化和感觉到春节的快乐。但对我来说,当时每次在埃及参加春节庙会,虽然很开心,但是我相信“百闻不如一见”,所以只能让我更加渴望亲眼看到中国的春节庙会。

   时光荏苒,今年已经是我在中国过的第三个春节了。这三次的春节跟在埃及过的春节大庙会,还确实完全不一样。而且,在中国度过的这三次春节,每次的经历与感受也都有所不同。

  2011年:“埃及人在囧途”

   记得2011年是我第一次在中国过春节,那年是我第一次来中国,当时在大连外国语学院留学。寒假时,我和朋友想当然地认为,北京是中国的首都,也一定是过春节最热闹的地方,因此与朋友决定去北京找朋友玩儿。由于当时对中国的了解还是不太深,也不知道怎么订火车票,所以只能去火车站买票。没想到一进到火车站,就发现人山人海,到处是人,好不容易费太大劲儿才来到售票处,又受到了一次打击——不管软卧、软座还是硬卧、硬座,两周之内,到北京的火车票全部都卖光了。看我们又吃惊又可怜的样子,售票员告诉我们,现在唯一选择是我们从来没听说过的“无座票”。不记得当时是我们也没太明白,还是没敢想象是什么意思,反复地问售票员是完全没座位的吗,售票员微笑地对我们说,是没有座位,不过会有人下车,到时候你们可以坐下,还继续说现在只剩下四张无座票,要的话最好赶快买,于是我们又犹豫又感觉有希望地,买了两张。买好了票,我跟朋友一边看票上写的“无座”,一边对视着哈哈大笑,突然间就想起了在埃及时老师跟我们讲春节时所描述的场景,原来这就是所谓的“春运”。从此,“春运”已成为我们在中国最难忘的回忆和教训,我们也把这回忆叫做“埃及人在囧途”。

  2014年:第一次在中国人家里过年

   2014年虽然是我第二次在中国过的春节,但对我来说意义非凡,甚至能说是我过的第一个真正的春节,因为那年是我第一次在中国人家里和跟中国人一起过春节。那次的春节有我很多的“第一次”:第一次住在中国人家里,第一次亲眼看到中国人为过年所做的准备,第一次亲手贴春联,亲手包饺子,亲手放鞭炮,也是第一次亲身经历与中国的一家人团圆,一起看春晚,一起吃饺子,嗑瓜子。此次体验令我感觉,虽然中国文化和埃及文化不一样,但中国人与埃及人一样热情、一样友好和一样好客,也虽然中国人和埃及人过不一样的节日,但是我们过节日的气氛一样热闹、一样快乐和一样温馨。

  2017年:新疆的热闹中国年

   今年的春节,是我在中国过的第三个春节。虽然已经是第三次了,也是跟中国家庭一起过的,但是还是有不同的经历与感受,也还有很多初体验。今年的经历也正好让我亲自感觉到今年的央视春晚中的小品《天山情》所描述新疆人的热情、大方与对祖国和生活的热爱。

   很幸运今年的春节我跟一家新疆人一起过的,那几天,他们天天热情地给我做一道又一道美味可口的中国菜,新疆的抓饭、粉汤和北京人爱吃的烧饼和油饼,还有各种馅儿的饺子和包子,各种肉类与蔬菜的火锅等各种各样的中国美食和点心,都让我大快朵颐,大饱口福。不仅如此,我还终于学会了做几道中国菜。他们教我怎么做我最爱吃的抓饭和饺子,回埃及之后,我也要给家人和朋友做,让他们尝尝中国菜。

   除此之外,他们还带我逛逛春节庙会。这也是我第一次在中国逛春节庙会,比想象中的更热闹更欢乐。庙会里不仅有各种各样的游戏、纪念品和好多美味的小吃,还有相声表演。一边吃糖葫芦,一边听他们给我讲的有趣的故事,成为我最开心的时刻。

  电子红包:最新鲜和最有趣的事物

   说到春节,除了春节的美食,庙会等话题,还有一样东西也很重要,那就是中国人过年不可缺少的“红包”。毫无疑问,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钱还是最会令人高兴。事实上,“红包”并不是中国所独有,许多国家过节日时也有类似 诸如“红包”这样的长辈给小孩压岁钱的习惯,埃及人也是如此,我们称为 “散钱”。

   电子“红包”是今年春节我亲身经历的又新鲜又有趣的事情之一。在我的中国朋友家里,不管年纪多大,不管在何处,抢红包和发红包已经成为他们一家人、亲戚、朋友之间一天不可缺少的欢乐环节。跟他们在一起,几乎每天晚上,我都能看到并感觉到发红包和抢红包为他们一家人和亲戚朋友所营造的欢乐和温馨的气氛。为了跟他们凑热闹,我也学会了发和抢红包。在我看来,电子“红包”是一件最聪慧、快捷、最棒的发明,因为它具有穿越空间和跨越距离的能力,就算你没来得及跟家人团圆,也能收到他们一份的爱心,还能避免同学或同年龄人面对面给红包的尴尬,反而变成一种最欢乐和有趣的事情。可以说,“红包”是老少咸宜、上下同乐的事物。

   在中国过的这三个春节,给我带来的感受都不一样。因为每一年我所看到的、听到的和吃到的都有所不同,每年都有新的经历与感受。我也非常感激我中国朋友,他们所作所为都给我留下了很深刻、很难忘和很美好的回忆。

   总之,“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在中国生活,随着我对中国文化的了解一年比一年深一些,我也一年比一年感受到春节浓烈的年味,一年比一年感觉到中国人的热情与亲切,一年比一年更敬佩这伟大热情的国家和人民。

   山东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在读博士生 阿瑚德(埃及)

责编:李圣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