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媒:美日韩团长当天的会谈有两大重点

2017-07-12 08:21:00 中国青年报 分享
参与

  美国特朗普政府官员7月10日向媒体透露,白宫正在考虑绕过联合国安理会,对朝鲜实施“较之前更高强度”的制裁措施,尤其是动用其自身力量切断流向朝鲜的资金。同一天,韩国外交部长官康京和在向国会外交统一委员会汇报工作时也证实,韩美正在探讨对涉朝交易的第三国企业进行制裁的“次级抵制”方案。

  美日韩商讨制裁方案

  根据韩国外交部的消息,7月11日,正在新加坡参加第27届东北亚合作对话会(NEACD)的朝核六方会谈韩美日团长,同期举行三方会谈,商讨共同对朝施压方案。这是六方会谈美日韩团长在朝鲜7月4月试射“火星-14”洲际弹道导弹后举行的首次会晤。

  韩国媒体报道称,美日韩团长当天的会谈有两大重点:其一,如何共同促使中国与俄罗斯支持联合国安理会通过更强有力的对朝制裁决议,具体包括切断对朝鲜的原油供应、限制朝鲜向海外派遣劳工创汇等;其二,如果中俄反对安理会通过新一轮制裁决议,美日韩三国如何启动对涉朝交易的第三国企业进行制裁的“次级抵制”方案。

  所谓“次级抵制”是美国对其他国家实施的一种单边制裁方案,在应对伊核问题时使用过。今年6月,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东亚太小组主席科里·加德纳,曾对外透露“针对朝鲜机构进行金融制裁的法案已准备就绪”,将要求对与朝鲜进行贸易的第三国企业进行制裁,手段包括切断这些企业进入美国金融市场的渠道等,即实施“次级抵制”。

  多名美国朝鲜问题专家指出,美国一周以来持续升级对朝鲜制裁方案,是因为“7月4日是个转折点”,朝鲜试射“洲际弹道导弹”(俄罗斯方面认定其为中程导弹——记者注),射程或可覆盖美国本土,越过了美国在心理上和现实中的“红线”。

  国务卿蒂勒森7月7日表示,美国政府的“战略耐心”是有限的,将有计划地逐步施压。有分析人士指出,美国政府的“逐步施压计划”至少包括:对中俄施压、对朝展开单边制裁以及通过“次级抵制”制裁与朝鲜贸易的第三方。事实上,美国正在同时推动这三方面取得进展。

  7月4日,朝鲜试射导弹后,围绕联合国的对朝新一轮制裁,美与中俄出现了尖锐对立。美英法要求通过一份“对朝采取全新强力制裁措施的联合国决议”,中俄则主张当前朝鲜应暂停核导挑衅,韩美应停止联合军事演习,进行双暂停以对话协商解决问题。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妮基·黑莉7月10日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威胁说,如果中国不支持美国针对朝鲜新起草的决议草案,“那么总统(特朗普)已经说得很清楚,他将研究与中国的贸易关系”。

  在启动“次级抵制”制裁方面,美国政府在国内已完成了相应法案准备。共和党参议员科里·加德纳称:“我的法案将会让所有协助朝鲜的人作出明确选择:是与践踏人权并杀害美国人的‘核武装疯子’进行交易,还是与世界唯一的经济军事大国进行交易,需要从中作出选择。”在国外,美国的“次级抵制”方案也已得到日本、韩国的支持。

  中国企业或再遭制裁

  虽然美日韩三国还未披露“次级抵制”方案的具体措施,但从连日来美日韩三国官员的表态就可以看出,中国企业很可能将再次受到制裁。

  妮基·黑莉5日在安理会紧急会议上称,作为朝鲜主要的国际贸易和金融合作伙伴,中国发挥着主导作用,“美国政府已准备好将目标瞄准任何与朝鲜开展业务的国家”。有白宫官员10日警告称,将“敦促中国政府运用自身力量来阻止现金流向朝鲜政府”。

  美国《华尔街时报》11日透露,根据美国司法部和财政部文件披露的信息,包括中国目前最主要的朝鲜商品进口商丹东至诚金属材料有限公司在内的5家公司可能成为美国政府的单边制裁目标。美国政府声称,它们涉嫌为朝鲜核导项目提供支持,将切断其进入美国金融市场的渠道。

  6月29日,美国财政部称将一家中国银行和两名中国籍人士列入制裁名单,此举遭到中方强烈反对。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回应说,中方一贯反对在安理会框架外实施单边制裁,尤其反对任何其他国家根据其国内法对中方实体或个人实施“长臂管辖”,敦促美方纠正错误做法。

  半岛局势恐将“陷入僵局”

  虽然美日韩三国首脑在G20会晤时表示“将通过采取较之前更高强度的施压,让朝鲜陷入经济窘境,从而回到无核化谈判桌前”,但俄罗斯驻联合国代表已警告说,进一步制裁朝鲜将使半岛局势“陷入僵局”。

  美国经济学家、喜马拉雅共识社会组织创建者劳伦斯·布拉姆日前撰文指出,当前能有助于朝鲜无核化和地区稳定的不是制裁,而是来自中国等国的投资。他认为“应该对朝鲜进行不仅能令其摆脱孤立,更能将其引向非军事化的投资”。他说,历史已经证明制裁是不起作用的,“针对某个国家实施的制裁越多,这个国家就愈会走向激进”。

  本报北京7月11日电

责编:李圣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