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媒:全球力量对比转移 中德在G20共同捍卫全球化

2017-07-20 13:29:00 中国网 分享
参与

  德国《新德意志报》网站7月4日刊发萨穆埃尔·德克尔托马斯·萨布洛夫斯基的文章,原题:全球化危机中的二十国集团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希望在在即将召开的二十国集团(G20)汉堡峰会上看到各国拥护“开放市场”,但阻力重重。

  “德国人很坏,太坏了。”德国《明镜》周刊如此翻译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5月与欧盟领导人举行会晤时所说的话。特朗普此言旨在批评德美之间巨大的贸易顺差。与特朗普这番话相比,更令德国企业代表、政党和媒体反感的或许是,特朗普可能将宣称的贸易政策付诸实施。对德国出口业而言,美国的保护主义措施将是名副其实的毒药。因此,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无疑希望在即将召开的二十国集团(G20)汉堡峰会上看到各国拥护“开放市场”。

  全球力量对比出现转移

  不过,文章称,保护主义思想并非特朗普的专长。亲欧力量希望之星、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的竞选纲领中也包含保护主义要求。在世界市场上,企业或政治家是奉行自由贸易思想,还是采取保护主义措施,一向取决于具体情况和利益。在经济上占优的势力通常要求实施自由的商品和资本流通;而处于竞争压力下的人则会为了自身利益要求采取保护主义措施。

  然而,一个新情况是,保护主义势力在美国蔓延,这也是美国领导地位岌岌可危的明显标志。另一个新情况是,中国现在俨然以世界自由秩序的捍卫者自居。这表明全球力量对比出现了极大转移。德中两国政府突然结成反对特朗普保护主义的联盟。

  目前,美国与其他G20国家之间的争端关乎宏观经济问题以及总体经济的发展。

  文章称,与美国的贸易争端出乎意料,因为过去的经济冲突主要集中在传统发达国家(西欧、美国、日本)和新兴工业国之间。尽管“南方国家”直线崛起,但“北方国家”丧失权力的情况已不复存在:以中国为代表的前边缘国家对外开放,这符合西欧和北美的利益。对这些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不断与经济增速放缓抗争的老牌资本主义中心而言,中国和东欧的转型来得正是时候:新市场解决了产能过剩问题,廉价原材料供应源源不断,新增劳动力多达上亿人,生产被大规模转移至新的低工资地区。世界贸易组织的成立和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标志着新自由主义全球化达到高潮。

  文章称,中国的经济崛起发生在自由资本主义世界秩序之下。因此,新自由秩序的混乱倒塌并不符合中国和其他金砖国家的利益,不如说他们更希望这一秩序实现逐步转型。

  单独一国无法独占霸权

  尽管新兴工业国融入自由资本主义世界秩序,对抗却不断加剧。从前的边缘国家愈发遵循自己的发展战略。比如,中国目前致力于通过强化国内市场发展减少出口依赖,同时在关键领域塑造全球领先的企业。对传统资本主义中心的企业来说,饱受争议的“知识产权”保护在捍卫自身权利地位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争夺销售市场和紧缺资源的冲突不断激化。

  老牌工业国和新兴经济体之间的冲突主轴因此被保留。然而,这个冲突主轴却被贸易保护主义与自由贸易之间再次爆发的冲突超越。没有一个国家,没有一个多边机构还可以为自己求得霸权地位。不断加剧的货币和贸易政策竞争、气候变化所带来的后果、对稀缺能源的争夺、网络空间冲突只是新世界秩序中的个别元素。

  全球化危机须共同应对

  文章称,地缘政治的利益冲突无处不在。战争危险在增加。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及其宣布撤销金融和经济危机之后出台的部分银行法规,也标志着多边体制的瘫痪。G20成立的宗旨是巩固陷入危机的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可眼下却越来越变成纸老虎,似乎也像其他多边论坛一样受阻。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及其多边主义早已深陷危机。

  文章称,此外左派应明确表明,世界新自由主义和民粹主义不会形成绝对对立。正如英国著名左派学者斯图尔特·霍尔在其分析中表明的那样,民粹主义印证了英国前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的论断,帮助其新自由主义政策取得突破。尽管特朗普实施贸易保护主义,但是他在许多领域仍继续新自由主义政策,他在激化新自由主义政策。他所采取的“在我之后哪管它洪水滔天”的立场无非是一种自由主义的极端形式。

  多年来,G20峰会一直是抗议活动的最重要场合之一。当全球化危机露出端倪之际,新自由世界主义和民粹主义的代表们相遇,并为世界经济的未来展开斗争。

责编:李圣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