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媒:中国音乐指挥家独奏成名多,大腕少

  法新社7月9日文章,原题:传递指挥棒:中国音乐指挥寻求享誉全球  当广州交响乐团的管弦乐手们为乐器调音时,常任指挥景焕紧张地捻弄她的指挥棒。随着包括钢琴和弦乐演奏者在内的中国独奏音乐家享誉全球,中国正希望在指挥领域也获得国际承认,而36岁的景焕正是许多在外国接受过培训的中国指挥之一。在长期依赖西方指挥后,如今中国各地越来越多的交响乐团正将指挥棒交给这些新一代的国内音乐指挥家。

  在加入广州交响乐团前,景焕曾在美国辛辛那提大学留学并担任辛辛那提交响乐团指挥助理。“在中央音乐学院,我们专注于(学习音乐)技巧。因此我们在技术上很强……但作为一名年轻指挥,你并没有多少能在中国马上指挥真正交响乐团的机会,但在美国容易获得许多经验。”她说道。知名乐评人徐尧表示,“在认为西方音乐事关当地(文化)声望的地方政府支持下,目前中国约有80家交响乐团;相比之下,8年前仅有约30家。但‘指挥荒’的问题依然存在:大多数管弦乐队都由中国人领衔,但一位指挥家有时需要负责3家乐队!”

  在美国接受过培训的小提琴手王简(音)表示,在中国担任音乐指挥既面临特殊挑战又蕴含特殊回报。“在中国演奏既有趣又充满挑战,部分观众是首次听(交响乐)。”她说。此外,中国各交响乐团的大部分乐手都是接受的独奏培训。10年前,当法国指挥家卡里夫站到中国某交响乐团的指挥台时就曾遭遇该问题。那些20来岁的乐手“已在技术上但尚未在文化上做好准备,他们并没有接受过参加集体演奏的培训。”他说。不仅如此,他还记得当时感到的“文化震惊”:他发现需要开启霓虹灯以告知观众何时鼓掌。

  卡里夫表示,10年过去了,虽然演出仍局限于贝多芬、巴赫等大牌作曲家的曲目,但如今古典音乐在中国已不再被视为“舶来品”。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广州交响乐团艺术总监余隆认同该说法,但他表示,随着中国公众越来越了解西方古典音乐,演出曲目正变得日益丰富。对他来说,真正的困难在于鲜有中国指挥享誉国外。只有“极个别”中国指挥曾指挥柏林爱乐乐团等国际著名乐团,余隆说道:“中日韩和新加坡的指挥中有许多杰出人才,可我认为亚洲指挥尚未完全被西方认可,这需要时间。”(丁雨晴译)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