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特朗普离间中俄,不会奏效!

  彭博社7月31日报道,原题:特朗普现在分化不了俄中  当初基辛格前往中国时,所做的不仅是结束华盛顿与北京之间的疏远。他还策划了一场外交胜利,即分化美国的头号敌人中国和苏联。如今,美国再次面临与莫斯科和北京的敌意。据称,特朗普政府正考虑如法炮制,这次是拉拢俄罗斯对付日益令人敬畏的中国。这是个巧妙主意,但可能不会奏效。

  乍看,分化俄中的地缘政治逻辑似乎无懈可击。两国对美国影响力和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构成最大威胁。俄中还各自划定势力范围,削弱美国的同盟和伙伴关系,并向全球投射力量。而美国正迅速接近战略破产。这种情况下,若能与俄达成新和解,就可减轻美国在东欧的防卫负担。然后聪明的美国政府或与莫斯科结成战略伙伴关系,应对来自北京更大的长期威胁。

  美国战略家们推动与俄改善关系从而对华施加更大压力时,肯定想到过当初基辛格的策略。然而,类似策略行不通了,至少眼下如此。

  根本原因在于,促使俄中接近的力量远强于分开两国的力量。当初苏中濒临战争。而今天,莫斯科和北京关系友好,合作范围广泛,如军事科技、从南海到波罗的海的热点地区军演、推动全球治理标准……这样做,是因为两国都在谋求削弱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俄中从上世纪90年代起就谈论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对抗美国霸主地位。如今,似乎实现了这一目标。

  长远而言,由于其巨大经济和军事潜力,中国对美国利益威胁更大。但近期来说,从莫斯科的行事看,更危险、更具破坏性。过去10年里,克里姆林宫发动三次重大军事干预,毫不留情地攻击西方政治体制。

  因此,要说服普京停止对抗西方、调转头来与中国伙伴为敌,美国就要作出大量让步。到头来,美国或许会发现,为挽救国际体系,可能要摧毁现有国际体系的某些部分。

  这不等于说把俄拉入反华联盟一点机会都没有。但这样做,一方面,俄眼里的中国威胁须大大恶化;另一方面,莫斯科要认识到需要与西方改善关系。俄若要加入西方一同遏制北京,首先要断定对华合作不能击败西方。当这些条件具备了,美国还需要基辛格那样擅长三角外交的人物。在此之前,试图收买俄罗斯遏制中国,很可能是个代价高昂的错误。(作者哈尔·布兰兹,乔恒译)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