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作栋:事实证明,中国所有选择都是正确的

2018-11-26 11:06 中国日报网

  

  中国日报网11月23日电 吴作栋首次来华是在1971年,他说那次经历就像是“造访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

  新加坡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是继李光耀之后新加坡第二任总理(1990-2004)。他表示,“中国已今非昔比。”

  装饰华丽的新加坡总统府坐落在一个草木繁茂的花园中,这里曾是英国殖民时期的总督府。坐在总统府的会客厅里,吴作栋说道,过去从新加坡到北京要花上三到四天的时间。

  他说,“你得先从新加坡飞到香港,在香港住一晚,然后坐火车到广州再住一晚,在天气状况良好的情况下,才能坐飞机到北京。”

  他说,当时无论男女都穿中山装,工人的工作是国家分配的,大街小巷都是自行车,城市破败,人民生活贫困。

  吴作栋称,那时正值文革中期,中国经济对世界的影响“微乎其微”。

  40年前,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吴作栋表示,中国的开放政策“对世界产生了重要的积极影响。”

  “人人都穿上了最新潮的时装,汽车取代了自行车,化妆品销售火爆。如今,想赚钱的人可以自由选择到各地寻找工作,不用受分配工作的限制。社会生活焕然一新。”

  吴作栋表示,教育方面最大的变化就是现在有很多学生出国留学。

  他说,“会讲英语的人多了。大学招生依据的是学习成绩。”

  “这样一来教育水平提升了,知识分子掌握了更多话语权,科研能力也进步了。”

  他表示,在外交领域,中国表现得更加活跃,在“世界各地”都能看到中国的身影。

  “此前,中国藏在西方媒体口中的‘竹幕’之后,与西方交往不多。”

  当被问及当年是否想到中国会崛起成为今天这样的大国时,吴作栋靠在椅背上,思索片刻后说道,“坦白地说,没有。”

  “我父亲7岁就从(福建永春县)来了新加坡。我在新加坡长大,所以在我当时的认知里中国很穷。我的祖母总是跟我讲,中国的冬天有多冷,日子有多难过。她还会给住在中国的亲戚寄旧衣物。所以在我印象里中国是个很贫穷的国家。”

  吴作栋第一次见到邓小平是在1978年11月,当时他是李光耀率领的新加坡官方代表团的一员。一个月后,邓小平宣布实施改革开放政策,这场具有历史意义的改革让中国转变为21世纪经济强国和世界大国。

  吴作栋说,“我对邓小平印象如何?很好。”

  “李光耀先生在他的一本书里谈到过这次会面,他说:‘邓小平个子不高,但他气场很强。他很有好奇心,问了各种各样的问题。你能感受到他强大的气场。他很了解中国,知道中国应该做什么、可以做什么。’”

  新加坡在1990年同中国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是最后一个与中国建交的东盟国家,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新加坡大多由华人构成。

  吴作栋称,“这是为了让两方都满意,如果新加坡在马来西亚之前与中国建交,就会释放出错误信号。印度尼西亚也是如此,这是外交策略。”

  当记者问及亚洲发展中国家能从中国的改革中汲取哪些经验时,吴作栋说:“首先就是向中国学习如何发展经济。中国通过实施对外开放和营造良好的投资环境使经济得到迅速发展。”

  “改革是一项长期事业,我们注意到习主席已经承诺,中国将继续扩大对外开放。”

  “这意味着中国政局稳定、有良好的政策框架、能保持政策一致性。”

  他说,中国推动经济增长的政策“激发了人民的创业热情,发挥了人民的能量。”

2006年4月,吴作栋与妻子陈子玲参观苏州一座古代园林。图片来源:中国日报

  吴作栋回想起上个世纪90年代他曾与一位中国高级官员会面。

  “上个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中国派遣了许多优秀人才出国留学,学习新知识。我就问他,‘你们不怕他们不回来了么?’”

  “他说,‘只要回来一半,就能为中国和中国人民做出重大贡献。’中国知道自己在不断发展壮大,就如同一个巨大的磁铁。”

  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人口结构改变、收入水平提高以及生产成本增加,中国不断调整经济结构,逐步实现由投资型增长向消费型增长转变。

  “在中国身上,其他国家也应该看到构建遍布全国的现代化基础设施网络的重要性,这样的综合性网络既能促进经济发展又能满足人民需要。”

  “对于投资者而言,政局稳定和政策一致性是投资的必要条件。如果不具备这样的条件,他们就不会投资。”

  “你不一定要认同中国的体制,但是中国政局稳定,能保持政策的一致性,还有能促进经济发展的政策框架。”

  邓小平推行改革开放后,中国取得了诸多伟大成就,7亿人成功脱贫。尽管如此,还是有些人对中国取得的成绩予以否认。

  吴作栋表示,“考虑到中国在过去40年中取得的辉煌成绩,中国确实没有得到应得的认可。”

  “中国强大的政府使改革在艰难中得以推进,使政府决策能迅速落实。”

  他表示,中国经济改革选对了道路。

  他说,“我发现,在全球化的问题上,现在美国和欧洲国内出现了严峻的政治问题。”

  “许多西方国家通过向新兴国家出口商品,经济发展迅速。而现在这些新兴国家竞争力大大增强。”

  “这样的供应链导致他们(指西方国家)在制造业的工作岗位减少,滋生了逆全球化情绪,而正确的解决办法应该是调整经济结构。”

  “新加坡也需要调整经济结构,向前迈进。美国拒绝调整,还说要把失去的岗位拿回来,这不可能。”

  “这种短期政策无法带来长足的发展,这是目前许多发达国家在经济方面的忧虑。”

  他表示,中国的对外开放不仅关乎国内,还受到国际因素的影响。

  事实上,它还得益于一个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贸易体系,这意味着中国必须继续维护这样的多边贸易体系。

  “重点在于中国所有的选择都是正确的。2001年中国以发展中国家的身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当时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只占世界经济的5%。”

  “如今的中国已是先进的发展中国家,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经济占了世界国民生产总值的15%。”

  他说,中国现在应该考虑提议对世贸组织规则进行修改,这需要中国进一步深化改革。

  “至关重要的是,对于地区国家而言,飞速崛起的中国是他们的朋友。这种亲善和友谊是宝贵的战略资产,必须在相互信任与尊重中培养。”

  “现在,世界各国将中国视为全球经济的领导者,对中国怀有更高的期待。”

  “全世界都在关注着中国将如何进一步搞活经济和市场,如何维护多边贸易体系。”

  他说,新加坡支持中国在开展金融领域改革、放宽外资准入条件、保护知识产权和增加汽车进口量方面的政策。

  吴作栋说,改革开放以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说,“1978年,邓小平到访新加坡会见李光耀时我也在场,那时我还年轻,刚当上部长没多久。”

  吴作栋说道,1920年邓小平在去法国时曾在新加坡停留了两日。目睹过新加坡旧日景象的邓小平对新加坡的变化颇为震惊。

  邓小平在1992年南巡期间指出,中国要向新加坡学习。

  当时新加坡提出在苏州建立工业园,向中国传授招商引资和管理工业园方面的经验。

  虽然开始也遇到了困难,但事实证明这是一次成功的合作。

  2008年,吴作栋与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出席了中新天津生态城的开工仪式。

  吴作栋说,“提出这个项目是因为当时中国城镇化进程加速,强调绿色可持续发展。我们想构建一个示范之城,证明这样的生态城是可行的,也是可以复制到中国其他城市的。”

  生态城选址地遍布着盐碱荒地和污染水体。

  今年是中新天津生态城建设10周年,如今的天津生态城已经蜕变为绿色之城、繁荣之城,居民人数突破8万人。

  “当你打量今日之中国,你会看到一个为人民谋福祉、具有远见卓识的国家。中国正在将整个国家连通,将各省整合成一个整体,所以你会看到一个国家……一个中国。”

  在采访快结束时,提到当前中美贸易冲突,吴作栋用一个类比说:“中国就像是一头大象,幸运的是,这是一头温顺的大象。这头大象下到池子里时,我们这些体型小一点的动物得去适应。但是如果你想阻止中国发展,那中国就会变成一头凶猛的大象,到那时你就要小心了。”

  人物简介:

  吴作栋

  新加坡荣誉国务资政

  出生日期

  1941年5月20日

  已婚 育有一子一女

  教育经历

  1964年: 获新加坡大学经济学一等荣誉学位

  1967年: 获美国威廉姆斯学院发展经济学硕士学位

  职业生涯

  1964年:进入新加坡政府部门工作

  1969年:加入国营船运公司东方海皇集团,在1973年至1977年期间担任董事经理

  1976年:当选国会议员,至今仍担任此职务

  1979年至1990年:先后出任贸工部长、卫生部长以及国防部长

  1985年:出任新加坡副总理

  1990年11月:接任李光耀先生,成为新加坡第二任总理

  2004年8月:卸任总理一职

  2004年8月至2011年5月:仍留任内阁,担任国务资政。同时出任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主席。卸下内阁职务后,获委任为荣誉国务资政及金融管理局高级顾问。

  2017年4月:出任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理事会主席

  (编辑:齐磊 吴彦鹏)

责编:李圣依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