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媒:中国经济成功反弹 最高兴的莫过于非洲

坦桑尼亚《公民报》4月19日文章,原题:非洲为何应为中国经济反弹而欢呼  如今,非洲急需中国(从疫情中)成功反弹,以重启该大洲经济。过去一个月,铜价首次降至2016年10月以来的每吨5000美元以下。由于担心疫情流行导致全球持久衰退,3月19日铜价创下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最大单日降幅。随着全球需求渐弱,依赖矿产出口的非洲国家将遭重创。对非洲的“铜带”地区——赞比亚、刚果共和国、刚果民主共和国来说,相关影响会是灾难性的。比如,铜占刚果民主共和国GDP的70%以上,在赞比亚出口中占比超75%。

当全球经贸活动随着防疫措施大幅放宽而复苏时,铜价也将恢复。鉴于中国是最大工业金属消耗国,且消耗全世界一半的铜,中国经济复苏(对相关国家)意义重大。有迹象显示,中国经济已开始在一定程度上恢复到疫情前状态。尽管或将修订其经济增长目标,但中国政府坚定地认为国家经济增速仍将保持在合理区间。因此,随着北京尝试加快经济复苏,中国很可能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里出现基础设施建设浪潮,从而帮助铜(需求)复苏,这对非洲“铜带”经济体以及智利、秘鲁等拉美铜供应国至关重要。

毋庸置疑,非洲和中国已变得相互依赖。非洲“铜带”地区生产全世界70%的钴以及相当大比重的锂等稀有矿产品。而中国还是钴和其他稀有矿产品的最大进口国,因为中国是手机、电池和其他电子零部件的最主要生产国。一些中资企业也对该地区的矿区大举投资,中国经济放缓意味着此类投资放缓。在赞比亚,大部分正在建设的基础设施由中企负责。鉴于如此依赖中国,倘若中国经济遭(疫情)重创,其他外国投资者也不会愿意进行投资。对像赞这样已承受重压的经济体来说,对其主要出口产品的需求骤减和一场潜在公共卫生危机,将对该国大部分人口的民生产生严重影响。

全球活动切实复苏,将对非洲国家获得收入、经济增长和实施减缓债务危机政策等不可或缺。(相反),若对关键矿产品出口的需求继续延滞,那外国投资、基础设施建设也将被延滞,从而使许多地区国家发现难以提供就业,遑论支付用来遏制疫情的公共安全费用。

此外,危机后往往会出现投资大型基础设施的趋势,此类项目需要大量铜。对诸多非洲国家来说,中国引领的经济复苏将是个好消息。(作者西蒙·沃尔夫,丁雨晴译)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