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美国“清洁网络”举措肮脏且虚伪

美国The Intercept调查新闻网站8月7日文章,原题:美国“清洁的”无中国网络肮脏虚伪  副题:特朗普政府想要阻止其他国家像美国及其盟友那样将技术武器化  美国国务院对所谓“清洁网络”有了一个新愿景,即一个没有中国的互联网。作为一份政策文件,“清洁网络”新举措是荒谬的。但作为一份道德文件,它是精致的伪善,因为非常明显:如果要打造一个遍布世界的监视国家,非美国莫属。

真正的问题是:为什么世界上有人会认真对待美国这种倡议?被美国间谍机构玩弄了几十年的互联网,怎么会被认为是“清洁”的呢?美国谴责“威胁我们隐私、传播病毒以及传播宣传和虚假信息的应用程序”,绝对是厚颜无耻,实在是太令人震惊,一点也不好笑。美国毫无例外地参与了这些指控中的每一种,并且破坏了“清洁网络”的每一项优点。我们有可以脱罪之处吗?

“9·11”事件后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电话监控项目直到去年才被关闭,通过该项目,包括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和威瑞森(Verizon)等主要电信运营商与政府合作,提供了涉及数亿电话和短信的敏感数据。《纽约时报》在该项目终止时指出,“从2006年开始,美国涉外情报监视法院开始根据《爱国者法案》第215条的新解释发布秘密命令,要求这些公司参与。该条款规定,联邦调查局可以获取与恐怖主义调查‘相关’的商业记录。”

在威胁其他国家使用侵犯隐私的应用程序时,我们的立足点同样很薄弱,虽然美国曾自豪地引领这一行业。很少有美国公民的日常活动、习惯、品味和欲望不被一群营利公司日夜监视,而这些公司的名字他们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些公司的利益他们也很少分享。

在最近一次关于美国科技公司垄断做法的国会听证会上,脸书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宣称该公司代表“美国价值观”。当时他被询问的问题包括,脸书为智能手机设计了一个虚拟专用网络来监视儿童和成人,以换取贿赂——或者如脸书所称,换取“市场调查”。蓬佩奥谴责“中国共产党监视国家”,听起来只不过是来自监视国家的保护主义而已。

谷歌的安卓手机则预装了一长串随时开机、随时监听、随时跟踪的功能,悄无声息地监视着用户智能手机使用习惯和位置:越来越多的数据被交给警方,而且,一如既往被多得令人难以置信的公司用于定向广告。

蓬佩奥决心“确保把美国与国际互联网联系起来的海底电缆不受到颠覆,以防北京收集情报”,这或许是他最道德败坏的举措。他承诺,“我们还将与外国伙伴合作,以确保世界各地的海底电缆不会受到类似的损害”,但正是美国自身和这些“五眼联盟”中的“外国合作伙伴”,几十年来一直在破坏海底电缆。斯诺登披露的美国国家安全局的项目,恰恰表明美国为推进所谓国家安全,下大本钱以绝对保密的形式对互联网光纤主干线进行监听。

美国人对互联网的态度是“按我们说的去做,但别按我们做的去做”,而且一直如此,只是在有关“禁止”中国应用TikTok的辩论中达到了顶点。没有理由相信TikTok收集的数据比脸书或其他任何应用程序多。(作者山姆·比德尔,刘德译)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