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拜登应避免与中国对抗的三个陷阱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11月17日文章,原题:美国对华政策的未来,给拜登政府的建议   副题:避免与中国对抗的三个陷阱  为应对当前美中关系的危险和复杂局势,美国新政府需要超越新冠争执和党派政治,确立有依据的长期对华战略,而不是采取短视和哗众取宠的招数。特朗普政府的三个主要政策目标——言论上把中国与中共区分开来;呼吁推翻共产党政权;把中国作为“全社会威胁”加以遏制,在概念上相互矛盾,在实际中误导他人,在战略上自欺欺人,是十分危险的。美新政府应避免这些陷阱。

在美国一些官员看来,共产党中国是美国的“生存威胁”,此类激进观念成为脱钩论的思想和政治基础。这些政策的实施会给美国的权力和影响力造成巨大损害。任何正确的战略方针都不应“不可避免地”导致美国——无论有意还是无意——与中国形成根本性对立或对抗,导致一场没有赢家的灾难性战争。

中国并非铁板一块,不应被视为同质化的单一实体。中国政府与社会之间复杂而不断变化的关系需得到更大关注。美国鹰派将中共与中国分离开的方式很成问题。

鹰派如此操作的用意之一是试图推动中国政权更迭。他们妖魔化中共并暗中煽动中国民众。这种套路,除了对中共领导层意图和能力的评估有误,还有其他问题——是建立在认为中国民众对中共普遍不满的假设上,这与现实严重脱节。美学者最近在华进行的若干民调均显示,公众对中国政府的满意度很高。

美鹰派还认为,美国面临来自中国的“全社会”威胁。他们称北京把大量在美中国留学生“武器化”,指责中国学生学者窃取知识产权和先进技术。种族主义和麦卡锡主义抬头,加上遏制中国的做法,正令美国疏远中国民众,并促使他们接受反美的民主主义。这些注定损害美国利益。

中国作为一个新出现的实力均等的竞争者,对美国的利益构成全方位挑战。美国外交政策界现在基本认定,中国是战略竞争者和战略对手,也可能是战略敌人。对华看法的这种转变与特朗普政府上台同时。他从贸易平衡的狭隘角度看待对华关系。其政府中有不少视中共为美国安全和利益威胁的高官。

尽管中国带来的挑战广度和规模巨大,却不应被夸大或误解。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不会成为能与美国匹敌的全球军事强国。美国的核力量、兵力投射能力、全球联盟和基地体系以及实战经验,是不太可能被削弱的优势。中国的军事力量构成地区性挑战,但其目标并非无端攻击美国。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的人均GDP仍将远远落后于美国。这意味着,国内需求继续是北京关注的重点。

没任何证据表明,中国企图威胁美国本土或寻求与美国进行全球对抗。相反,可以预期,我们将面对的是一个在东亚和中亚争取经济优势、在西太平洋争取确保军事安全、在亚洲以外主要基于经济联系的中国——影响力上升,却不占主导。我们不应预料中国会建立对美国构成安全威胁的同盟网络,也不应预料中国会充当世界警察角色。中国对于美国,不是生存威胁,是战略竞争对手,而非敌人。(作者李成、杰弗里·贝德,乔恒译)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