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新西兰华人寄包裹遇波折 历时四个月艰难维权

据新西兰中文先驱网报道,近日,新西兰中文先驱的一名华人读者打来电话,称自己通过新西兰邮政(NZ Post)寄往中国上海的包裹不翼而飞,联系四个月无果,115新西兰元的快递费也无法退回,令她十分焦急。

这四个月期间,该读者反反复复联系过邮局近十次,事情均没有得到解决。无奈的她联系到媒体寻求帮助。

读者陆女士称,自己今年已经78岁高龄了。7月7日,陆女士在奥克兰Renrose邮局寄出一件包裹(内含四瓶保健品),邮往中国上海。当时邮局的工作人员告诉她,包裹很快就能到上海,快递费是115.43新西兰元。虽然很贵,但陆女士想着在上海的亲人急着用,就交了这“巨额”快递费。

三星期后,陆女士去邮局查询,发现包裹还在奥克兰机场。由于语言沟通不畅,陆女士并未问到其中原因。不过,她遇到了一位乐于助人的华人男子平先生。平先生留了她包裹的相关资料,答应回去帮她跟进此事。

又过了一周,焦急的陆女士再次去邮局询问,被告知包裹曾被送到上海,但又被退回至奥克兰机场。

8月10日,事情终于有了点眉目。平先生告诉她,邮局答应退还邮费和包裹。但是当她提供了银行账号和收据之后,奥克兰紧接着就进入了疫情封锁,事情也就没了下文。

9月2日解封后,陆女士去New Lynn公民咨询局求助,工作人员帮她往邮局发了封投诉信,但时隔三周都没有收到任何回复。在这期间,陆女士又去过邮局查询,也拜托咨询局工作人员致电邮局,得到的答复是包裹被奥克兰海关卡住了,只要海关退回包裹,邮局就能寄回给陆女士。

百般无奈下,陆女士又联系Avondale公民咨询局。这次工作人员给奥克兰海关打了电话,海关的说法却与邮局相左。海关说,他们从来就不卡这类包裹。

10月2日,陆女士自己用翻译软件给邮局领导写了投诉信,10月9日投诉信被退回。

10月11日,陆女士拜托家里的年轻人给邮局打电话,这次终于有了结果。邮局说,包裹在上海没人收,于是被退回新西兰(陆女士的上海亲友称并没有人送过包裹),这种情况下无法退还陆女士的115新西兰元邮费。现在包裹放在某邮局,必须本人亲自去取。陆女士说,由于她年事已高,行动不便,再加上天气湿滑,就耽搁了两天。

10月15日,陆女士给该邮局再次打电话询问,这次邮局却改口说可以找人代取。然而,当陆女士的家人到达邮局时,却被告知必须本人亲自去取。就在陆女士慌忙准备出门之际,却又接到电话,说包裹找不到了。

接到陆女士的电话和信件后,中文先驱在邮局查询了包裹追踪情况。确实如她所说,包裹先是在奥克兰机场停留了两个月,然后被退回了邮局。

中文先驱记者又查询了邮局规定条款。邮局官网明确提醒客户,邮寄包裹有丢失、损坏、丢件的可能。某些情况下,寄件人可以凭借有效凭证拿回退款和赔偿。

中文先驱先通过邮局官网渠道帮陆女士进行了丢件申报,寻求解决办法,但邮局处理的速度比较慢。

记者又致信邮局媒体部门。在提供了该包裹的基本信息后,邮局指定了专人负责处理陆女士的包裹。这次,在短短两三天的时间内,问题就得到了有效解决。

邮局很快找到了包裹,当天就按照“特快专递”(PACE courier)给陆女士退回。仅仅一个小时后,她就收到了包裹。

同时,邮局退还了陆女士115新西兰元的邮费,并对自己的服务不到位表示了歉意。

不过,对于中文先驱提出的该包裹是否离开过新西兰、退回时是否必须本人亲自领取等问题,邮局并未给出回答。

最后,中文先驱再次提醒大家,通过快递寄包裹时有丢件和损坏的可能,要注意留好快递单和票据,以便需要时进行维权。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