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火龙果!印度人不想提中国,还要改“茶”和“炒锅”?

《印度快报》1月22日文章,原题:屠龙   事实证明,“满洲花椰菜”(印度中餐馆中的一道菜——编者注)并不是印度对中国民族自豪感的最大打击。在古吉拉特邦首席部长鲁帕尼看来,这只能通过给火龙果重新命名来实现,因为这个常见名字令人想到中国——当前地缘政治环境下,这是被严格禁止的。

可是,为啥要拿来自美洲中部地区的火龙果说事呢?考虑到印中关系可追溯到很久以前,其他许多东西也都可以重新命名。比如食糖(又名cheeni),如果我们(现在)不为它起一个印度自己的名字,简直天理难容。那起源于中文“茶”字的“chai”(又该如何)呢?我们还建议马拉亚利人(印度的一个民族——编者注)以后不要再把他们的克拉希炒锅称为“奇纳恰蒂(cheenachatti)”,因为那显然指的是炒锅的中国“祖先”。一些“更高尚”的人士已经建议,起源于中国的食物都应该被禁止。所以,没指出炒面和满洲汤可能与苏拉特(古吉拉特邦下辖城市——编者注)而非中国苏州的关系更大,这是我们的失职。

可在有些时候,我们别忘了,文化的任何方面都不会一成不变,尤其是在这样一个相互关联的世界里。

新加坡《海峡时报》1月21日文章,原题:印度总理莫迪的家乡古吉拉特邦把火龙果改了名字,以避开与中国(龙)有关的联想  印中目前在有争议的喜马拉雅边境陷入军事对峙,新德里方面禁止中国的应用程序并限制进口。

几个月前,莫迪在一档广播节目中称赞农民在古吉拉特邦贫瘠的卡奇地区种植火龙果。“之后农民们找到我,建议把火龙果的名字改成卡玛拉姆”,来自卡奇的印度人民党议员查夫达说,“很高兴邦里接受了这个提议。”该地区农民表示,仅在卡奇就有200多名农民种植超过607公顷的火龙果,“它的印度名字会让我们更开心。我们认为,如果这种水果被视为印度(而非中国)水果,其受欢迎程度也会提高”。

不过,在同样种植火龙果的马哈拉施特拉邦和印度东北部,当地政府还没表现出计划改名的迹象。反对党认为,改名就是个噱头。古吉拉特邦议会发言人多希说:“政府没什么值得展示的成就,所以就试图转移人们对实际问题的注意力。”(张旺译)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