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美国不应沉迷于给中国使绊子,“拜登政府对华政策应从寻求合作开始”

美国《世界政治评论》2月25日文章,原题:美国的外交政策不应受与中国竞争的左右  特朗普政府采取对抗性的路线。但他试图拖慢北京复兴脚步的做法并没成功。事实上,与新冠疫情前相比,中国如今融入全球经济的程度不减反增。据世行预测,中国经济今年将增长7.9%;相比之下,美国经济预计会增长3.5%。中国去年出口额达到创纪录的2.6万亿美元。2020年对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增长4%。这与此前的预期相反。此前,人们以为外企会寻求减少对中国作为关键供应链部分的严重依赖。

特朗普政府侧重给中国的发展使绊子,而不是重振美国自己的竞争力,且它高估了能单方面使两国经济脱钩的程度。与此同时,其“美国优先”的外交政策波及美国的许多长期盟友和伙伴——尽管他们对中国的重新崛起越发担心,但对于反华的意识形态运动却持谨慎态度,他们不希望或者根本无法使本国经济与中国经济大脱钩。

因此,如今拜登政府应避免推行被动的、以中国为中心的外交政策。

首先,这种做法会把战略主动权交给北京,令华盛顿处于对中国的决定作出被动反应的地位,而不是在独立考量国家利益的基础上主动采取行动。

其次,如果它传达出美国的焦虑感,那就有可能诱使中国在充满危机的时刻进一步过度扩张,并强化一种说法,即中国复兴不可阻挡而美国衰落不可避免。美中之间的持久共存将要求双方都接受对方具有韧性的现实。华盛顿不应对北京的举动针锋相对从而让人觉得美国缺乏安全感,而应重新投资于自己独特的竞争力。

此外,围绕中国的外交政策可能会令美国孤立。当前,不太可能出现一个统一的、冷战式的联盟来制衡中国。布鲁塞尔不久前就与北京签署重大投资协定,并继续强调“战略自主”的重要性,这表明在形成跨大西洋的一致对华方针方面会存在诸多困难。(作者阿里·温尼,欧亚集团高级分析师)

捷克世界报业辛迪加2月25日文章,原题:为什么美国应谋求与中国合作  美国可能认为自己正与中国进行长期的意识形态斗争,但这种感觉并非相互的。美国保守派坚称中国要统治世界,这种看法已成为华盛顿两党共识的基础。然而,中国的目标既不是要证明威权优于民主,也并非要像2017年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所宣称的那样“侵蚀美国的安全和繁荣”。

拜登的对华外交政策应从寻求合作开始,而不是预设冲突。就美国外交而言,明智的举动是争取在抗击疫情、可持续发展等领域与中国接触。目前的(对华)敌对言论还有可能造成自我实现的预言。而与中国合作并不像美国保守派一再宣称的那样是怯懦。美中双方都能从合作中获益良多。(作者杰弗里·萨克斯,乔恒译)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