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人口超2000万人的美国亚裔,反歧视能让他们团结吗?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美国洛杉矶市警局4月14日举办线上亚太裔社区论坛,与相关部门、亚洲国家驻洛总领馆、亚裔社区代表及媒体,就如何打击和防范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进行座谈。类似这样的联合座谈会最近一段时期也在美国亚裔群体数量较多的城市举行,但亚裔真的能拧成一股绳,齐心协力反对歧视吗?短短50年的时间,亚裔占美国总人口的比例已从不到1%增加到约6%,遗憾的是,人口的增加并未强化亚裔在美国政治、文化等领域的地位。作为“模范少数族裔”,亚裔长期遭受着各种各样的歧视,而种种原因又让亚裔习惯忍气吞声或“各扫门前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一些美国政客将亚裔当成替罪羊,更造成歧视亚裔的事件频繁发生。面对歧视,很多亚裔这次不愿再做“哑裔”,他们第一次走上街头,喊出“亚裔的命也是命”的口号,还有一些亚裔组织开始联手合作进行“自保”。多位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美国华裔人士表示,过去一年多,频发的歧视亚裔事件正形成“重要的外部压力”,让亚裔社区有了团结起来的机会。

“拒绝回答是来自哪里的亚裔”

据《纽约时报》报道,通常来说,美国亚裔是来自东亚、南亚和东南亚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移民或移民后代。美国3.3亿人口中,亚裔人口超过2000万人,约为总人口的6%,而1970年亚裔的比例还不到1%。其中亚裔人口较多的有华裔(510万)、印度裔(450万)、菲律宾裔(400万)、越南裔(210万),此外日裔和韩裔均超过百万。有预测称,2050年美国人口的9%将是亚裔。虽然人口在增加,但美国社会对亚裔的认识并没有太大改观,诸如“回到你们自己国家去”的仇视言论就让亚裔感到非常不舒服。除了街头暴力袭击、语言攻击,各种针对亚裔的歧视无处不在。代表新泽西州3号地区的联邦众议院的安迪·金议员近日在推特上抱怨:“在国务院工作时,因为姓氏是‘金’而被排除在韩国相关业务之外。这种事尤其多发生在亚裔身上。”

好在亚裔联手反歧视的活动明显增多。4月8日,已在美国西部旧金山湾区经营20多年的餐厅“缅甸的爱和超级明星”与奥克兰唐人街商会、旧金山警察协会联合宣布设立针对亚裔犯罪的悬赏基金,以此鼓励市民举报针对亚裔犯罪的线索,帮助警方抓捕嫌犯。餐厅首席运营官、越南裔陈诚义表示,对歧视现象不能再袖手旁观和保持沉默,“我们要绑在一起、资源共享,就像我们的先辈那样,为下一代铺路”。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上述3个创始单位捐资1.5万美元作为启动资金,并设立捐款网站,倡导全社会为打击歧视亚裔犯罪捐款。奥克兰唐人街商会会长陈锡澎表示:“这是亚裔社区由分裂到团结的一大转变。以前发生事情,商铺抱怨的多、行动的少。这次大家有人的出人,有钱的捐钱,共同面对问题,推动社区进步。”

《环球时报》记者在旧金山湾区生活多年,发现以往亚裔社群多以“从哪来的”来划分,不是同乡往往互不搭理,但自去年对亚裔的歧视与暴力仇恨事件增多后,大家开始有意识地拒绝细分亚裔,比如,在日常生活的很多场合会拒绝回答自己是来自哪里的亚裔。旧金山和奥克兰的唐人街近来也有在侨领倡导下成立的义工巡逻队。75岁的东湾台山同乡会主席马作林每天带着身穿红色荧光背心的义工队巡逻4个小时,据他介绍,队里有华裔、越南裔,还有非洲裔,现在大家不分彼此,都是为了唐人街的安全走在一起。巡逻队给商铺发了哨子,一旦发现坏人,商家会吹哨预警,相邻的商铺和巡逻队会马上跑过来帮忙和报警。奥克兰唐人街的一位日裔老人说:“2017年2月我经历过一次重大打击,最近也听说了很多歧视亚裔的事件,真的让人无法接受。现在,巡逻队的出现使我感到安全多了。”

“蹒跚而来的集体身份认同”

美国亚裔团结起来实属不易。《纽约时报》近日报道称,不同种族、不同文化的亚裔美国人的身份是分裂的、不连贯的,1992年洛杉矶骚乱期间有韩国商铺被烧毁,但并没有引起华裔或日裔美国人的大规模反应。文章说,由于近期针对亚裔的袭击增多,会让他们产生一种集体身份——新的亚裔美国人身份,这种身份蹒跚而来,但不确定会走向何方。

美国亚裔教育联盟副主席欧阳了寒居住在东部新泽西州,近年来一直致力于反歧视亚裔议题,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居住的城镇约有20%的居民是亚裔,相互之间在当地事务上的交流比较密切,如华裔过春节时中文学校组织的活动会邀请其他族裔来参加,印度裔居民在庆祝自己的传统节日时也会对华裔发出邀请。尽管如此,欧阳了寒还是表示,他参与其他亚裔组织的社区活动不是“非常频繁”。

亚裔走动不频繁的原因多种多样。在美留学的学生郑敏泰计划毕业后在美国定居,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虽然在美国人眼中,东亚国家人长相几乎没有区别,但对于我而言,中国人与我的差异甚至比美国人和我的差异还大。”郑敏泰说,虽然他的同学中有华裔,但他并不会因为大家都来自东亚就感到亲切,遇到问题还是会找韩裔,“虽然我们有很多相似的节日,但都是各自庆祝”。

谈到亚裔过去难以抱团,有韩国学者认为,这与亚裔人口两极分化严重也有一定关系——虽然少数精英进入美国政经学上层,但多数人仍从事饭馆、酒吧、工厂工人等职业,经济地位低下。上世纪70年代前,亚裔主要来自东亚国家,后来南亚和东南亚移民逐渐增多,特别是1975年至1994年期间,美国接收了来自越南、柬埔寨等国的125万难民。亚裔是全美人口增长最快的族群,但因在政治、文化、宗教、收入等方面存在差异,始终难以真正团结。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报道说,与日裔、韩裔和华裔相比,东南亚裔在美国更难获得高等教育或经济保障,近110万东南亚裔美国人是低收入者,约46万人生活贫困。此外,一些亚裔民众还受相关国家双边关系的影响或价值观不同,刻意保持距离。

“福建人在湾区”副会长杨晓川是反歧视亚裔活动的发起者之一,去年美国时任总统特朗普把新冠肺炎称为“中国病毒”后,他就开始创作歌曲还击。近日,杨晓川在全美爆发反歧视亚裔游行后发表新歌,鼓励亚裔团结一致“站起来,说出来”。谈到奥克兰商会微信群里有人质问“为什么这么多华人都躲在家里不出来壮大游行活动声势”,杨晓川对《环球时报》记者分析说,很多亚裔特别是华裔过去被贴上“模范少数族裔”的标签,从而被人为地与其他族裔分隔开,搞得“里外不是人”。他认为华裔还有几个特点导致参与力度不够:在美属于高收入群体,但除关注教育和赚钱外,大多数华裔对其他事漠不关心;群体太过分散,老侨、新侨、“1.5代移民”和留学生之间的交流不够;有的不愿意资源共享,甚至经常互相拆台;习惯按地理因素划分社群且华人社区缺少精神领袖。

美国华商总会顾问蔡文耀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过去华裔为生活打拼,空闲时间少,与其他族裔沟通联系也少。此外,英语不好也限制了一些华裔与其他族裔的沟通。同样的现象,也在其他亚裔中多少存在。

“应该走出‘族裔圈’和‘舒适圈’”

回顾历史,美国亚裔群体的团结往往是建立在共同利益之上的。据蔡文耀介绍,此前华裔、韩裔、菲律宾裔等多个亚裔社团在旧金山为建立“慰安妇”的纪念铜像发起活动,他认为,对新移民而言,只有重大事件、共同关注,才能创造出更多合作的机会。

多名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华裔都提到,教育是亚裔群体共同关注的核心话题之一。欧阳了寒所在的美国亚裔教育联盟自2013年以来,一直与其他亚裔群体就反对哈佛大学招生歧视亚裔美籍学生现象进行合作。据他介绍,“当时联系其他亚裔组织花费了非常多的时间,找到他们很难,但这就像是滚雪球,团结的力量越来越大”。该联盟近日代表346个组织与美国亚裔法律基金会一起向美国最高法院就相关歧视案件提交陈述书。欧阳了寒说:“虽然争取权利的道路很难,但并非不可能。所有亚裔群体都应彼此增加了解,走出自己的‘族裔圈’和‘舒适圈’,加强互动,不能‘有事才联系’。”谈到相比非洲裔遭遇种族歧视事件在美国掀起的轩然大波,而亚裔团结起来反歧视的声音始终不够响亮,欧阳了寒表示,一方面是亚裔在政府、立法机构的人数较少,很少有亚裔能拥有较大的政治力量,另一方面是亚裔的媒体声音还不够大。

不管怎样,亚裔开始抱团的倾向得到相关国家人士和舆论的支持。菲律宾参议员舍温等政界人士近日也抨击美国是“邪恶的种族主义者”。据《菲律宾每日问询者报》1日报道,有菲律宾裔老妇在美遭无端袭击后,来自菲律宾的世界拳王帕奎奥在社交媒体上发出4张图片,并分别用英语、汉语、韩语和他加禄语向攻击亚裔者发出挑战:“别再袭击没有自卫能力的亚裔人士!有种来跟我打!”印度《经济时报》报道说,过去,竞选美国公职的印度裔都被要求咬紧牙,避免谈论种族主义,但现在印度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强烈地表达对遭受歧视的看法。

亚特兰大按摩店枪杀事件中有多位韩裔女士遇害,《韩民族新闻》等韩国媒体的相关报道说,美国韩裔希望亚裔团结起来,共同抵御歧视亚裔的犯罪行为,但也出现少数无脑人物希望划清与华裔的界限以“自保”,结果遭到谴责。据韩联社4月4日报道,正在竞选得克萨斯州国会议员的韩裔共和党人士萨莉·金发表歧视华裔的言论后,有两名加州韩裔众议员发表联合声明,指责她“不真实的言论对中国移民造成伤害,令人无法接受”。

杨晓川很认可有东南亚帮派背景的非盈利组织“亚裔有态度”在反歧视活动中的表现。该组织在全美有10个分会,成员大多来自老挝、菲律宾、柬埔寨、缅甸等东南亚国家,其中一些曾有犯罪记录,很多人出狱后改过自新。杨晓川说:“‘亚裔有态度’没有任何政治倾向或利益目的,只是纯粹的为社区做贡献,成员平均年龄在40岁以下。最近他们不仅积极参与游行集会,还派成员到旧金山和奥克兰唐人街巡逻。”美籍柬埔寨裔凯文是“亚裔有态度”旧金山湾区分会领袖,他认为该组织的宗旨就是“守护长者、保护社区治安和促进社区建设”。谈到“亚裔有态度”的年轻化,杨晓川希望老一辈亚裔领袖能多栽培年轻人,让有共同教育背景和话题的年轻一代慢慢可以独当一面,摒弃地域限制,团结一致对抗种族歧视。

“近期发生的事件会让亚裔警醒,在美国不应也不能‘只扫自己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蔡文耀说,团结其他族群就是力量,全体亚裔如果可以联合起来,约6%的人口比例是不可忽视的力量。欧阳了寒则表示,亚裔应借当前的形势加强组织联络,成立全国性的亚裔联盟或基金会,并“趁热打铁,争取在联邦层面推动相关立法”。

【环球时报驻美国、新加坡特约记者 马欣 辛斌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张静 环球时报记者 赵觉珵】

阅读更多内容请参见今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或下载登录新版“环球TIME”客户端。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