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教授:中国抗疫成功,打破了一直以来对西方“发达国家”价值观、标准的幻想

【环球网综合报道】5月13日,《韩民族日报》中文网刊登前东国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姜祯求署名评论文章,题为“为什么新冠防控中国很成功,而西方没有达到预期水平?”文章认为,新冠疫情打破了人们一直以来对西方“发达国家”价值观、标准的幻想。

“为什么被称为发达、民主、人权、自由等领域的‘模范’、世界卫生安全指数中排名第一、第二位的美国和英国沦落到如此地步,而排名第51位的中国是(抗疫)最成功的,排名第9的韩国也是如此出色?”文章进一步提出,西方国家面对疫情多次进行全面封锁或地区封锁,但效果并不理想,而同样是封锁,中国却非常成功,韩国“保持社交距离”也取得了一定成功。文章最后表示,现在已经是超越新自由主义和“小国家”的终结,到了认真探索现有价值观、社会经济体制等新格局的时候,并且“不可避免”。

文章全文如下:

在拜登执政100天之际,富裕税正在全世界范围内受到广泛关注。在拜登执政时期,为紧急救济新冠疫情投入了1.9万亿美元,计划为落后的社会基础设施和工作岗位投入2.25万亿美元,对教育和家庭计划等投入1.8万亿美元。为此,将资本收益税最高税率从20%提高到39.6%,将法人税最高税率从21%提高到28%,将收入最高的1%的富人所得税最高税率从37%提高到39.6%。

据预测,法国、德国、英国、阿根廷等大部分国家将在一定程度上加强以国家主导的富裕税,构建社会基础设施,扩充家庭、教育、福利制度等,这将成为世界趋势。这种增税和大国家趋势(学术用语为“扩大对市民社会的国家自律性”)与过去40年来的全球经济基调新自由主义完全背道而驰。

新自由主义或“市场万能主义”起源于20世纪80年代美国和英国,因华盛顿协议、全球化等在全世界普遍化、巩固化。其赞颂者还认为这是“历史的终结”。

在减税、小政府、市场化、民营化、金融化、开放化、全球化、贸易与外汇自由化、去限制、世界价值链等政策和战略上疾驰。美国主导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贸易组织(WTO)、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等也发挥作用。结果导致贫富差距的极端化、国家财政、力量、职能的缩小,因应对健康医疗、环境、气候变化的公共财产不足,受到新冠疫情的打击。资本主义本身也因金融资本的膨胀、经济的金融化,导致了实体经济萎缩、生产力衰退、产业空洞化。

因经济金融化引发的2008年金融危机中,美国没有增税或革新,只是开了补救的“处方”。然而,超过3000万例新冠病毒确诊病例、近60万人死亡,在世界最恶劣的惨状这一紧急的结构条件下,不得不采取与现有的新自由主义背道而驰的战略。

新冠疫情的无限猖獗,使得在提出对现有世界的根本问题的同时,也打破了人们一直以来对西方“发达国家”价值观、标准的幻想。为什么被称为发达、民主、人权、自由等领域的“模范”、世界卫生安全指数(GHS Index,2019)中排名第一、第二位的美国和英国沦落到如此地步,而排名第51位的中国是最成功的,排名第9的韩国也是如此出色?

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英国等西方国家多次进行全面封锁或地区封锁,但效果并不理想。起初,他们还嘲笑,中国的封城或韩国保持社交距离措施是极权主义想法,并称自己的个人自由绝对主义是真正的民主。结果,同样是封锁,中国却非常成功,西方为什么没有达到预期水平?另外,为什么韩国的“保持社交距离”也取得了一定成功?

韩国虽然是与西方相似的社会经济结构,但共同体性更高。中国不仅共同体性高,而且国家的自律性、统治力、财政能力也很强。武汉或河北封城时,国家全权负责居民的生命权和生存权(《联合国人权公约》A的《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因此,具备了自营业者和经济弱势群体无需进行非法、变相经营的生活条件。

在历史长河中,传染病、自然灾害等一直是促进世界改变的催化剂。黑死病牺牲了欧洲三分之一的人口,促进了从以神中心向以人为本的近代世界大转变,这就是代表性的例子。

将新冠疫情的猖獗视为历史的转折,将世界分为了BC(Before Coronavirus,新型冠状病毒发生之前)和AC(After Coronavirus,新型冠状病毒发生之后),并重新定义了世界。现在已经是超越新自由主义和“小国家”的终结,到了认真探索现有价值观、社会经济体制、世界秩序、规范、道德观等新格局的时候,这是不可避免的。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