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考公务员和当网红,中国的年轻人想法各异

英国《经济学人》周刊5月14日文章,原题:为什么更多的中国年轻人想当公务员  朱玲(音)去年从中国一所顶尖大学获得硕士学位,找一份报酬优厚的工作对她来说轻而易举。但她选择成为一名公务员,月薪6000元,甚至比北京一些白领办健身卡花的钱还少。

若是在10年前,朱女士可能会进入跨国公司,不但工资高,而且“很酷,因为这表明你有国际视野,还能周游世界”。5年前,优秀毕业生会争着去阿里巴巴、腾讯、华为等本国科技公司。

今天,潮流又发生了变化。地缘政治上的不信任渗透到工作关系中。外企的中国员工发现,他们晋升的职位从来没有超过中层管理岗位,而且在不景气的时候会首先遭到解雇。国内科技公司提供的高薪对年轻人仍有吸引力,但它们正因专横的商业行为和“996”工作制面临舆论严厉批评。朱女士的同学中,1/3参加了公务员考试,一些人被国有银行聘用,3个人进了国内科技公司,没人选择到外企工作。

中国人把考上公务员戏称为“上岸”,表明工作的安全感。2020年,160万人通过了国家公务员考试的资格审查,比一年前增加14万人。最终近100万人参加考试,角逐2.57万个岗位。还有更多的人参加地方公务员考试。

一些公务员接受低工资是因为有较高的住房补贴、医疗保障和养老金。孝心促使独生子吴宏(音)离开深圳的软件企业,回到江西老家当一名公务员。“我父母老了。在我们这个小县城,公务员是最稳定的工作。”(陈康译)

香港《南华早报》5月14日文章,原题:未来工作:千禧一代和Z世代选择当网络红人而非传统工作——不再想成为朝九晚五的工薪族  靳曲(音)是一名潮牌测评师。去年疫情期间,36岁的他辞去在某时装杂志的编辑工作,成为一名独立的时尚意见领袖。他说:“打算买运动鞋的年轻人不再从传统媒体寻找建议,他们更愿意看圈内网红大咖发的帖子。”

像他一样,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离开传统工作岗位,转而从事与社交媒体和网络营销相关的新职业。

今年4月,视频平台哔哩哔哩发布一份报告——《新360行——2021年青年新职业指南》。该报告称,7029名年龄在18岁到35岁的受访者中,20%的人已转向5G网络、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时代催生的新职业。受访者从事的新职业包括电竞教练、衣柜整理师、酒店测评师、陪跑员、代驾和网约配送员等。

20多岁的古筝演奏者莫云2018年辞去了教师工作,成为一名音乐UP主。她在哔哩哔哩拥有200多万粉丝,通过广告月收入达到5位数。她还致力于宣传汉服,并表示当一名UP主使她可以广泛传播中国传统乐器和文化。(作者Elaine Yau,王会聪译)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