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中国咖啡店竞争激烈,店主不敢松懈

美国Marketplace网站6月21日文章,原题:中国咖啡行业竞争激烈,店主们不敢丝毫松懈  在上海湖南路,爵士乐从一家铺着光滑的木板、摆放着皮革座椅的店里飘出。这个地方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一个酒吧。其实,这是一家名为“鲁马滋”的高端咖啡店。

来自日本的咖啡店合伙人中山惠一说:“11年前刚开店时,我们是唯一一家专门做手冲咖啡的。后来,慢慢看到其他店把咖啡的价格定得和我们的一样。”他的妻子刘燕(音)说,其他咖啡店想要复制的不仅仅是他们的价格。“一些店主把设计师带来,偷偷地测量酒吧柜台。菜单也被拿走了。顾客告诉我们,有一家咖啡培训学校在使用我们的名字。”

咖啡馆是一个竞争激烈的行业。新冠疫情期间,生意变得很差。

疫情防控封锁可以为一些人提供机会,比如桔子。她曾在一家咖啡连锁店工作,从咖啡师一直干到运营经理。疫情期间,她辞去了工作,去年6月开了自己的咖啡店。当时上海正逐步恢复开放,她找到了一个较便宜的店面。这名27岁的年轻人说:“开张后,我发现半年时间里附近又开了几家咖啡店。咖啡店在上海出现得太快了!”在她的咖啡店方圆1英里范围内已有七八家店。她说:“(在上海)一家咖啡店的生命周期通常是两到三年。我们开了一年了,这条街上满是咖啡店。我的压力很大。”

她表示,自己不想在价格上竞争,因为她的美式咖啡、卡布奇诺和拿铁的售价已经低于星巴克的价格。星巴克在中国被当作行业标准。她说:“一些新店提供9元一杯的美式咖啡……自带杯子的话还半价。这真让人害怕。如果是这个价格,我无法保证咖啡的质量。”

桔子说,她保持竞争优势,靠的是每季推出新型咖啡。她有像冰萃咖啡这样的优质产品,制作一杯要六到八个小时,需要提前下订单。桔子雇的员工较少,并与另一户店家分担租金。“我们在前面做咖啡。他们在后面做装裱。”

在物价昂贵的上海,租金是店主们最头痛的问题。疫情期间,中央政府宣布减少企业的租金,但这只适用于那些从国有企业租赁房屋的人。

鲁马滋咖啡馆店主刘女士说:“为了应对高额的租金,多数咖啡店在晚上出售酒类或其他产品。”她和丈夫一直不愿那样做。尽管上海的咖啡店很多,但他们觉得中国的咖啡文化仍处于初级阶段。(作者詹妮弗·帕克,陈俊安译)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