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关注中国深圳个人破产保护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7月31日文章,原题:对债务人的同情是否有助于促进中国的消费?  怒气冲冲的债主每天会给梁文锦(音)打七八次电话催债。梁先生是深圳居民,2018年开始创业,制作蓝牙耳机。但他的公司未能与市场接轨,新冠疫情带来最后一击。梁先生重新去做工程师。但欠下75万元的债,成为他财务和心理上挥之不去的负担。

在中国,像梁先生这样的债务人迅速增加。居民贷款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从2015年的不到40%,上升到去年年底的超过62%。最大的一块是按揭贷款债务,这是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副产品。梁先生的那种“经营性贷款”约占总额的1/5。现在,这些债务使政府维持中国增长变得复杂。与金融风险打了一场硬仗后,决策者誓要保持“居安思危”。为此,他们希望稳定债务水平,给住房市场降温。但他们也有第三个目标,即刺激消费以支持复苏,毕竟不能指望出口始终强劲。前两个目标可能与第三个目标相矛盾。居民债务比例目前已趋稳,但汽车和家用电器销售却滞后了。

国有企业能指望银行在紧要关头为其贷款展期,但个人就没那么幸运了。中国没有针对捉襟见肘的个人的破产法,他们可能面临骚扰、恐吓和被列入黑名单。因此,梁先生的命运受到关注。本月,他成为第一个受益于深圳3月出台的一部法律的债务人。该法律允许深圳常住居民寻求破产保护。他承诺三年内偿还所欠本金。在此期间,其家庭每月生活费将不超过7700元。他不能乘坐高铁头等舱,不能光顾高尔夫俱乐部,也不能住三星级以上的酒店。但他将免于利息、费用和没完没了的电话(骚扰)。这部法律是一个值得欢迎的进步,应该会激发中国其他地方的类似创新。(乔恒译)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