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华盛顿对华制裁陷入困境

美国《外交学者》网站8月4日文章,原题:拜登政府的中国制裁困境  拜登政府近来加大了对中国的制裁,特别是在香港问题上。事实上,拜登政府在如何面对日益自信和强硬的中国这一复杂问题上采取了较为直接的做法,在几个关键问题上实施了一系列制裁。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为拜登铺平了制裁甚至“惩罚”中国的道路。拜登政府不需要(或许也不打算)花太多精力制定新的政策和制裁机制,它只需跟随特朗普政府的脚步。

但这一看似简单的选择掩盖了拜登对华路线的更深层次困境。拜登政府仍然认为,美国有责任在涉及美国基本价值观和政治信仰的问题上对中国保持一贯的强硬姿态。这意味着华盛顿必须带头反击北京。以香港问题为例,过去几个月,拜登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政策措施。

但从这些措施也看出,拜登政府在前特朗普政府设定的政策框架内实施定向制裁时仍相对谨慎。这些措施无论看起来多么强硬,实际上都是相对收敛的。它们不能改变中国中央和香港特区政府的既定政策路线,也不能对中国内地和香港的政治生态与经济发展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2019年以来,美国一再以香港问题为由制裁中国,但这些制裁基本上是定向、有限的。中国内地和香港的商业环境没有受到太大影响,这表明跨国企业对中国经济和香港在国际商业活动中仍然发挥的独特作用抱有高度信心。

因此,拜登政府在采取严厉的制裁措施时似乎更受限制。任何足以对中国内地和香港造成实质损害的措施都将不可避免地影响美国的利益。毕竟,约1200家美国公司在香港开展业务,8.55万名美国公民在那里生活。显然,香港背后的中国内地已是一个强大的经济体,其规模与改革开放之初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如果对中国内地和香港采取全面制裁,特别是针对高度相互关联和极其敏感的金融部门的制裁,很可能会引发拜登政府无法预料和应对的严重后果,包括美国主导的全球金融体系的剧烈动荡。美国前驻港澳总领事唐伟康最近在《外交》杂志撰文警告称,美国对中国金融系统的全面攻击只会“使中国加倍努力替代美元主导的SWIFT支付系统”。

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冲突、分歧和问题不能通过任何形式的制裁来解决。拜登政府不应以特朗普的方式——即一边讲“和平”,一边搞“战争”(尽管是贸易战)——与中国打交道。(作者金凯)

香港《南华早报》8月5日文章,原题:疫情期间,中国全球贸易份额有增无减,美国的脱钩呼声“遇挫”  分析人士说,随着中国在全球贸易中的份额飙升,与中国脱钩的呼声正变得不现实,表明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切断贸易关系比预期的要棘手得多。

牛津经济研究院亚洲区经济研究主管高路易在周二发表的新研究中说,尽管华盛顿和其他一些西方国家推动脱钩,但看起来疫情后中国仍有可能保持其在全球供应链中不可或缺的地位。

他说,疫情期间,中国加大力度改善供应链,包括降低运输费用和确保港口物流顺畅。“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中国强劲的出口表现凸显,近几十年来发展起来的全球供应链——中国在其中发挥着关键作用——比许多人认为的要‘牢固得多’。”

英国经济研究机构凯投宏观称,由于在发达国家市场的大幅斩获,中国的全球出口市场份额在2021年初上升至18%左右。尽管有脱钩的呼声,但中国对发达国家的出口份额在2020年跃升至接近25%,今年稳定在20%以上。

疫情前的2019年,中国的全球出口份额和对发达国家的出口份额分别为16%和20%左右。

“很少有其他国家在全球贸易蛋糕中的份额上升。”高路易说,即使疫情后份额下降,“中国对发达国家出口的强劲表现表明,迄今几乎没有脱钩发生”。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亚洲项目高级研究员黄育川说,中国在世界贸易中的份额增长进一步证明,决定供应链的是企业而不是政府。(作者Su-Lin Tan,乔恒译)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