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疫情造就更多“时间百万富翁”

英国《卫报》10月12日文章,原题:时间百万富翁:遇见追求休闲乐趣的人  加文干任何工作都会偷懒。在呼叫中心上班时,他会把电话静音;在酒吧工作时,他会偷偷溜出去,到另一家酒吧喝酒。加文最惬意的工作是当公务员。他会花一个小时吃早餐,花两个小时吃午餐。他的同事也都如此。

有人可能会说加文是个懒蛋。从经济学上说,他是一个“负产出单元”。从道德上讲,他是可鄙的。但加文不是这么看问题的。他的工作只是一种权宜之计,有助他享受生活中至关重要的东西:时间。他说:“人生苦短。我想要享受我所拥有的时光。”现在,加文过得很好,是个“时间百万富翁”。

“时间百万富翁”衡量自己价值的标准不是钱,而是从工作中为休闲和娱乐抽出的分分秒秒。提出“时间百万富翁”概念的专栏作家罗伊说:“财富可以带来舒适和安全。但我希望我们能够了解,要像重视银行账户一样重视时间,因为你如何度过每一小时、每一天,决定了你如何度过一生。”疫情造就了一批新的“时间百万富翁”。最近的调查发现,超过56%的失业者没有积极寻找新工作。英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许多人没有回到疫情前的工作岗位,或者即使回到了,也要求在家工作。

疫情迫使许多人重新评估自己的工作态度。来自谢菲尔德的29岁咖啡店老板宾斯特德是一个正在恢复正常的工作狂。疫情前,他在谢菲尔德市中心开了一家酒吧,每天上午10时开始工作,次日凌晨1时下班,每周工作5天。在休息日,他还会做文案工作。疫情暴发后,人们松了下来。宾斯特德说:“这完全改变了我与金钱的关系。在家的时间对我来说更重要。”2020年9月,他关闭酒吧,换了个规模更小的店。他早上卖咖啡,中午就打烊。下午,他会练习摄影,或者和朋友见面。他说,自己只想多活在当下。

但将人们的自我价值与流入银行账户的金钱和名片上的头衔脱钩并不总是很容易。许多人的自尊心与他们的工作密切相关。宾斯特德承认:“我们的社会颂扬过度工作,认为这是道德高尚的表现。这种忙碌文化渗透到我们社会的方方面面。如果你不忙碌,或者不尽最大努力,你就不那么优秀。”

任何时候我们从工作中抽身,都要从事高强度的高效运动,或其他改善活动,如冥想或准备营养均衡的膳食。我们的业余爱好是赚钱的副业,我们的家是非正式的旅馆,我们的车被改装以方便拼车。我们度假的庄严目的是重新充电,准备好迎接越来越多的超负荷工作。什么都不做,只是享受我们在世界上存在的这个奇迹,是一种奢侈,只有体面的退休者或孩子才能享受。(作者席琳·卡莱,传文译)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