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学者:美国执迷于错误的对华认知

中国日报网1月19日电 报业辛迪加网站18日刊发以色列前外长、托莱多国际和平研究中心副主席本-阿米的评论文章称,美国执迷于错误的对华认知,奉行错误的对华政策,所谓对华“冷战”实则毫无意义。

文章说,美国已经是一个精疲力竭的大国,现在正受到一个崛起大国的“挑战”。为了确保这一众所周知的地缘政治不会以战争告终,美国必须放弃大国沙文主义言论,用明智和创造性的政治才能取代指责别人的“麦克风外交”。

美国总统拜登对中美关系的描述,总是让人想起冷战时期的意识形态冲突。但是,对中美关系的这种定义是不准确的,几乎排除了解决现实问题的可能性。因为单一的意识形态斗争通常只有一种结束方式:一方无条件失败。

文章认为,美国不应该像对待前苏联那样试图“打败”中国。美国必须承认中国的合理关切和诉求,并做好相应的对话准备。美国必须承认,美国霸权时代已经结束。在当今多极世界,不同的政治文化和制度必须学会共存。

美国的地位并非无懈可击。

随着美国从阿富汗匆忙混乱撤军,美国的所谓民主“十字军”——借用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的话——似乎已经有了一个不光彩的结局。

另外,拜登鼓吹的民主峰会也暴露了意识形态作为工具的局限性。事实上,美国自身的民主制度已被两极分化、功能瘫痪和民众不满所困扰,美国的表现对所谓民主联盟毫无裨益。美国现在是全球新冠肺炎致死人数之冠,可以说,所谓“山巅之城”的光芒已经失去了光彩。

尽管美国不是古罗马,但它正遭受着历史学家爱德华·吉本所描述的“过度伟大的自然和不可避免的影响”。美国却未能调整其民主体制,以满足人民的需要和作为一个世界大国的责任。

归根结底,美国已经成为一个精疲力竭的大国,现在正受到一个崛起的大国的挑战。诚如古代历史学家修昔底德所说,雅典的崛起,以及由此在斯巴达造成的恐惧,使得灾难性的伯罗奔尼撒战争不可避免。哈佛大学格雷厄姆·艾利森教授也指出,在过去500年里,类似的情况有16起,其中12个国家爆发了战争。

文章呼吁,为了避免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美国必须放弃大国沙文主义和单一思维,用明智和创造性的政治才能取代“麦克风外交”。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