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美国再平衡战略意在遏制中国崛起

香港中评社4月15日文章,原题:美国再平衡战略意在遏制中国崛起随着中国经济持续增长,中国已发展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崛起既面临难得的历史机遇,也面对诸多可以预见和难以预见的风险挑战。

随着中国持续走强,中国在国际治理中的话语权越来越大,中国在世界事务中的责任也越来越多,并逐步成为世界政治经济新秩序的轴心。在世界地缘经济与地缘政治两元结构中,中国越来越显示出地缘经济的优势,而这一经济优势也将逐步演变为地缘政治优势,从而奠定中国在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中的主导地位。而这恰恰是目前世界第一大国-美国所不愿意看到的。因此,美国不得不收缩其全球战略,转而积极调整和不断完善其国家战略,从“重返亚太”到“亚太再平衡”战略,无不反映出美国对亚洲地缘政治与地缘经济的重视与关注。

就地缘战略而言,美国已将国家安全战略的“优先任务”从反恐防扩散转向应对新兴大国尤其是中国崛起,将地缘战略“重心”由“大中东”转向了亚太地区。美国作为中国周边环境的“干预变量”,实质性“战略回归”亚太地区,积极运用“巧实力”,发挥军事、外交与海洋等方面“强项”,重组亚太联盟体系与网络,美国重点利用地区矛盾争端,利用中国与邻国的矛盾与邻国“忧华”心态,极力挑拨离间与分化瓦解,诱使中国陷入与邻国的争端而影响到中国的崛起进程,从而达到维护美国在亚太地区主导地位的战略目的。

美国“重返亚太”既力不从心,也难以完全放开手脚,美国“重返亚洲”战略与“重返欧洲”战略发生了激烈的碰撞,美国深深地陷入到了这两大战略困境之中,已影响到美国在全球,特别是在欧洲、亚洲地缘政治与地缘经济的主导地位。同时,美国的战略调整给中国的崛起提供了较多的战略周旋与迂回空间。中国在崛起进程中可以更好地利用美国战略收缩的有利条件,加快实施“陆上丝绸之路”与“海上丝绸之路”战略,积极主动地发展与沿途和沿岸相关国家的双边战略合作关系,从而夯实中国崛起的地缘政治与地缘经济基础,早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但是,在亚洲目前地缘环境下,美国“重返亚洲”战略不可避免地要与中国崛起发生矛盾,甚至激烈的冲突,如何走出中、美之间这种战略上的困境,成为考验中国新一代领导人与美国政治家们的新课题。

同时,随着中国的日益强大,尽管中国周边国家在经济上对中国的向心力越来越大,但在政治上对中国的离心力也越来越强,中国周边国家看待中国的心态也日趋复杂化。中国周边国家对中国的担心、猜疑和忧虑日趋增多。中国的周边安全环境错综复杂,传统与非传统安全挑战交织。中国周边国家这种战略上的担忧与美国的战略重心转移相结合,从而使中国崛起的外部环境更趋严峻和复杂,并进一步恶化了中国周边的政治生态,给中国崛起带来了诸多不确定政治变量,从而使中国崛起进程更为艰难。

而且,随着中国的不断崛起,中国在国际事务中需承担的义务与责任也与日俱增。现在国际社会对中国的要求越来越高,中国在全球治理中的再也越来越大,但西方国家仍要求中国承担与其发展阶段不相称的国际责任。随着世界上当今世界上传统与非传统安全问题日益增多,而且新兴大国与守成大国如何相处也成为一个难题。放眼世界,未来亚太地区,甚至世界上诸多政治与经济问题,将历史性地落到中美两国身上,中美两国惟有加强彼此战略合作,才能维护好世界与地区的和平与繁荣。

因此,中、美两国在亚太地区应该彻底抛弃冷战思维,积极探索建立一种新型的大国互惠战略关系,不断寻找双方利益的汇合点与增长点。在处理中美关系和亚太时要考虑彼此战略利益与关切,无论在地缘政治与地缘经济方面,中美两国战略利益都不致受到损害。中、美两国应该打破历史上大国零和竞争的恶性循环,积极主动地向当今国际社会提供新的公共产品,切实维护好世界的和平与稳定。从世界历史演变进程而言,历史上的大国崛起都积极推动了人类社会的发展,中国在崛起进程中 也不例外,在促进世界繁荣增长中负有特殊的历史责任。中国在当今国际关系中坚持平等互信、包容互鉴、合作共赢,共同维护国际公平正义。今天的中国是世界的中国,中国一贯主张遵守《联合国宪章》和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和平解决国际争端,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中国始终把秉持公道、伸张正义作为理想追求,使中国站在21世纪国际道德的制高点,有利于塑造和提升中国的国际话语权。

中国在坚持和平发展的同时,必须维护好国家的战略利益。南海问题关系中国的国家核心利益,如何在维护主权与构建周边安全秩序之间找到平衡成为中国未来的主要挑战。在积极推进中美新兴大国战略关系的同时,加强中、美两国在亚太地区的合作。使中美两国在亚太地区更多地体现出良性互动的局面,而不是逢美必斗,逢中比争。这样对双方都没有好处,只能使中美两国又回到冷战时期。为此,中国新一代领导人率先倡导中、美两国努力发展“让两国人民放心、让各国人民安心的新型大国关系”,并强调指出太平洋之大足以容纳崛起的中国与美国。需要两国战略互信、和平竞争、管控分歧,中、美两国有义务加强沟通合作,积极推动未来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在中、美之间真正建立起新型的大国战略关系。

中国在崛起进程中,在谋求与主要大国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同时,中国也在积极努力拓展与周边国家、发展中国家的关系,并积极参与多边事务与全球治理,推动国际秩序朝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但与此同时,美国在推进“亚太再平衡”战略中,积极利用与相关国家的双边战略与军事安排推进本国全球战略。美国积极推动TPP谈判进程,而将中国排除在外,制约了中国在亚太地区的作用,尤其是在经济贸易方面的影响力。而且,美国正在中国周边积极构建基于共同价值观的战略联盟,以遏制中国的崛起,抵消中国的政治影响力与国际形象。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