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学者龙飞虎:暴力事件正让香港沦为法西斯炼狱

《中国日报香港版》10月3日文章:香港的言论自由正在被谋杀 香港示威者口口声声要捍卫言论自由,但这场抗议活动的崩败就在眼前。为什么?正如我们所视,香港的言论自由正在被谋杀,很快就会“气绝人亡”。而可以肯定的是,这场滔天大罪的罪魁祸首不是北京!

今天早些时候,我在网上看到一段视频。视频显示,在中环,一名老人被香港“黑衣人”毒打。我所指的是,那些从头到脚都穿着黑色衣服的暴力抗议者,他们还用雨伞来掩盖自己正在残害手无寸铁老人的事实。

我有意在此提及纳粹,是因为我们从这些事里看到,一个数十年来一直是世界上最自由城市正沦为法西斯炼狱。

试问:那位老人做了什么竟遭到这般毒打?他犯罪了吗?原因很简单,从我看到的视频中,他只是公开表达了自己的意见而已。

换句话说,那位老人也只不过是在行使自己言论自由的权利而已。可是,殴打他的暴力分子却觉得别人持不同政见本身就是一种罪行,就应在身体上被暴力惩罚。不仅如此,对暴徒而言,这根本不需要诉诸司法程序,更不用法院审理。

专栏作家卢纲(Alex Lo)周三在《南华早报》发表评论文章称,抗议活动还孕育出自己的弗兰肯斯坦怪物。他称,很多示威者也因害怕被暴力欺凌而不敢与暴力割席。因此,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保持沉默。

我坚信,大多数香港市民都渴望这场延续数月的社会动乱能够得到和平解决。但是,暴力威胁正笼罩在每个人头上,我们可以肯定,越来越多的人越来越害怕让别人知道他们的想法。

这太讽刺了!

这场运动声称是为了捍卫自由与民主。须知,言论自由和法治是民主的核心元素。这些自称捍卫言论自由的人理应非常乐意与不同政见人士交流观点,应该很愿意先听取对方的观点,然后自己据理力争,最后达成切实可行的共识。毕竟,彼此讨论、聆听以及互相妥协的过程是建立一个健康而多元社会的核心基石。

但遗憾的是,我们看到的情况非常简单:“你不同意我的观点?我要把你打成肉酱!”、“你负责保护这座城市?我要把酸性(液体)泼在你身上,让你终身残废!”

在推特的版本中,“你有不同意见吗?那我就用手指堵住耳朵”。我之所以在推特分享我的观点,是因为很多人在我的推特上留言,说喜欢阅读我的文章。而在我回复这些留言之前,他们就封锁了我的账户。这个时间点是可疑的,我的帐户似乎是在我发布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推文后被封锁的。

因此,我们现在的情况是,香港人越来越害怕说出自己的想法,因为有一小部分人比起对话更喜欢暴力。而且人们越是害怕说话,暴力就越会升级,因为暴力的肇事者认为沉默就意味着默许!

言论自由就是这样死亡的。市民害怕抒发己见后遭遇身体上的暴力,从而会导致自我审查。一旦习惯成为自然,就很难回到昔日开放、无所畏惧分享观点的状态。

几周前,新闻媒体和推特等社交媒体都在纷纷预测,全世界都在屏息以待共产党派军队到香港“射杀市民,拘捕反共人士,把他们送返内地的集中营”。

然而,上述情况并未发生。我认为原因是中央政府正致力维护“一国两制”。尽管某些人的言论是多么不堪入耳、语带侮辱、语言紊乱,并扰乱人们的日常生活达数月之久,北京仍然努力地接受香港特别行政区内的言论自由。

真正重视言论自由的香港人应该把握机会,停止暴力,开始真正的对话,以造福全港人民。

正如终审法院前常任法官列显伦(Henry Litton)本周所写的那样:“如果示威者真的重视他们公开宣称的目标,他们的重点就应该是,着手向北京和世界各国证明‘一国两制’模式行之有效,营造一种让北京对这种制度感到满意的氛围,以便让‘基本法’有机会再延长50年或100年。”

可惜的是,北京不愿意插手干预香港局势,反对派却视之为暴力升级的一个机会。如今暴力很可能进一步升温,去到一个别无选择的局面,迫使中央调动军队来港实施戒严。

若事态发展至如此局面,请记住,谋杀香港言论自由的是“黑衣”暴徒,而不是北京。

(作者系新西兰心理学家、语言学家及教育学家克里斯·朗斯代尔/龙飞虎,朱梦颖、侯佳欣译)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